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小小说|婴儿车

2023-05-30 16:01:44 45

摘要:整个一个刘姥姥进了大观园。粉的黄的白的红的一簇簇一团团,满满当当地涌进我的眼里,精神抖擞地站在一排排精致的小盆里,但是彼此好像也不抢戏,就像他们上海人的越剧一样,都是粉衣服白衣服,咿咿呀呀的,委婉地很。这个地方就是洋气,连混着花啊土啊的地方...

整个一个刘姥姥进了大观园。

粉的黄的白的红的一簇簇一团团,满满当当地涌进我的眼里,精神抖擞地站在一排排精致的小盆里,但是彼此好像也不抢戏,就像他们上海人的越剧一样,都是粉衣服白衣服,咿咿呀呀的,委婉地很。

这个地方就是洋气,连混着花啊土啊的地方也看上去洋气得很。眼前这个阿姨也有六十岁了吧,笑意盈盈地跟客人结完帐,也就间隔不到三秒,抄起手机硬生生地唤了几句,很短的几个词但好像很有劲。才两三分钟,一个满头大汗的叔叔推着一个空的手推车喊着:娘一下,娘一下。我学着旁边的路人的样子,把身子偏向了一边。阿姨一边搬着那些妖艳的小盆花,一边对着男人数落,不知道说什么,但这男人就跟孙子似的点头。

我怎么就被带到了花市中间了。不行,我得赶紧找条路出去。要不然赶不上挂号了,虽然在APP上已经预约了,但听说那不算,还得来现场才行。都怪那保安瞎指挥,骗我这是条捷径。我迅速把手伸向帆布大包里一阵摸。怎么还有一团皱皱的纸。

昨天赶飞机的路上被淋了,我用右手把包在头顶上举了一阵,左手拖着行李箱,一阵猛跑。龙岩到上海就那一班飞机,老天还要考验我的诚意,下得雨跟倒下来一样的。收拾完自己坐下后,邻座都在打电话通知家人顺利起飞。我怎么也跟着犯贱,给老公发了句:我起飞了,等我好消息。

航空管制了一个小时,一条回复也没有。愣是落地虹桥机场了,才收到一个:哦。

怪我不好,昨天没检查,这几张报告泡了水过了夜今天都跟七十岁农村老太太的脸一样,几十道褶子刻在发黄的纸上。我把眼睛凑近了瞅,举起对着太阳瞅,推远眯成细缝瞅,再一头钻进字里行间里瞅。肯定是不能全看清了,尤其是密密麻麻的小数字,都粘成一排了。不过也许人家上海医院也不认这些,要赚钱肯定得让我重新做检查,我们小地方的报告他们信不了。

多次刮宫史,输卵管堵塞,子宫壁薄。对,这几个字清楚。这些给医生看就行了。

捊了捊这几页纸,把帆布包里的病历取了出来,打开,斜插着四角对好,合起来。在病历卡的背后,站着一身白,抬眼看去,齐着膝盖的连衣裙,露着藕白的小腿肚子,小腰收得紧紧的,直直的黑发齐肩,一米不到的距离我还能从这香气四溢的花市里闻到她身上的清香。要不就说上海女人精致呢,买个花还这么捯饬。

我抹了下额头的汗,整了整衣角,吸口气,我得赶紧找我的路。女人的手向前伸着,往前使着力。她两手抓着的地方,是婴儿车柄。白色的,小巧的,三轮婴儿车。我伸脸看了一下,婴儿车给罩着牢牢的,笼着一层厚厚的白纱。我把脚步放慢了下来。

这个花市不算人多,但道却窄得只能过一人。女人右看右望,她侧脸的时候我能看到那晃眼的白,好像也没化妆,但在这半露天的顶棚下,照得皮肤透亮。上海女人就是会享福,生了孩子身材没变,皮肤还真能这么好。我右手拇指搓了下食指,清楚地感受到上面一道道的折子。

她推车走得悠闲,我也把脚步放小,想侧身插过去,但人家毕竟推着孩子。算了,跟着吧。

“侬好呀~”右边摊位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声音,手朝着我们这边挥着。

“侬好呀。今朝侬来啦?”我前面的女人清脆的回应音,连声音都这么嗲。她也扬起了手,就在我不到半米的眼前晃悠,这只手是有指窝的,指窝上面的五指根根滑嫩,还留了稍长一点的指甲,抹着淡淡的粉色。

“哦哟,好可爱啊,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啊?”中年男人抬了抬下巴,像是要逗车里的孩子,满脸乐呵地问道。

“我们是小伙子。”女人好像很骄傲地回应着。

两个人咯咯咯笑了起来。

我就知道是个男孩。

其实刚才我就猜到了,要不怎么能用不着带孩子,身材这么好,还能留指甲,手还这么嫩。都说上海女人命好,这些也得生男孩才能有这待遇啊。可是人家生个男孩怎么这么容易,我这都做了六个了,做得我这块地都荒了,快要废了,这咋还是碰不到运气。这半年又被这炎症折腾的,堵着不排卵,真是越想越急。我不能不生啊,男人都不爱搭理我了,我妈一直嘱咐我啥也没有生个儿子重要。

唉,我妈。我苦命的妈。就是因为我和姐姐,让她一辈子受婆家的气,我爸也没办法,家里的生意都在一起,就我家没儿子,连带着他分的财产都是兄弟里最少的。他的怨气也只能撒在妈妈身上。我不能走妈妈的老路,不能在还不到五十岁就得肝癌走了。

两眼突然就潮湿了。我咬着牙,把脖子往回收,两耳边的卷发垂了下来。应该没人看见。

我必须要抓紧。等不得。

前面的路正好宽了些,我侧着身子,冲过这个女人和她的车。吸了下鼻子,揉了下眼睛,抬眼望见出口两个字,脚底带风的准备窜起来。

“汪”一声清脆的叫声在我耳后传来,我被惊了一下扭过头。

两只黑色咕噜噜的大眼睛,伸着红嫩嫩的小舌头,咧着笑脸看着我,白白的茸茸地站在这辆婴儿车里,白的跟车跟它的妈妈连成了一片。

希望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。

如果你被触动,请给我一个鼓励的赞

关注我,我不煲鸡汤,我只提供灵魂的解药。

图片来自网络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